不随意碰牌 必备留有后路

切记!不随意地碰牌,绝对要留有一条后路,暗杠才是最好的朋友,从下图中可以得到证实。此手牌抓入一张白板,开杠后可以多得一次换牌的机会,但开杠后红中、白板付露,各家必大吃一惊,防你在做大三元,于你胡牌不利。不如将白板暗杠留下,舍出熟张七万或八万。这样做对各家是一种麻痹,会放心打出红中,岂不正中你的下怀。碰红中后,再将安全牌白板舍出,旁家很难估计到你的大牌已经上听,还可能以为你不会懂得做大三元呢!成功希望倍增。此手牌是靠安抚人心办法获胜的。

当你吃三牌,不凡试抓看看

如果你是一位雀战中的老手,一般会吃了三张牌之后,就会做出抓牌的动作,一般来说都会尽可能的少吃,即使想要吃也不会太早吃。因为吃了三张牌后,就有九张牌付露,手里只剩四张牌,手牌少组合难度增大,抓进废牌的机会增多;更重要的是手牌少容易被旁家推测到你的牌姿,对进一步组牌、胡牌都不利。如下图。吃了三次牌后,组成了一、二、三条,一、二、三条和七、八、九条三组顺子,单钓将五条,胡清一色的大牌。由于吃牌付露了三组条子牌,旁家会防你做清一色,从而扣住条子不放。老手玩家通常会坚决卡住五、七、八、九条不放。若改听字牌,胡混一色的得分更少。为实现自己的伟大计划,会把旁家引诱的牌也舍出去,结果放炮。多碰与多吃不利之处相同。

获取战略上的胜利 非得坚持到底

为了获取雀战中的胜利,非得要不择手段,各种招数都得使出来,其中就是改诛张为放张。诛张的目的是自己抢先胡牌,而放张的战法,则是让旁家快快胡牌,岂非矛盾?一点也不假,这矛盾是人为造成的,是形势所迫,不得不用制造矛盾来赢得牌战的最后胜利。如:当你发现对家与上家在做大牌,而且牌势很顺,一旦胡牌,自己失分太多,反而被动。如果自己牌势也极佳,大有胡牌希望,即不必过于介意他人的大牌。相反,若自己牌姿不甚理想,且差人一等,预测将会失利,那么,为了保持战平,或至少不失太多的分,应立即停止对下家的诛伐,变克扣为放张,即使拆搭拆刻,也要大量供下家吃碰,促其早胡牌,以此对付做牌的大胡家。如此战法,虽然与常规打法有矛盾,但达到了自己少失分之目的,这可算是攻与守对立统一的结果。

掌握上风,克扣火力不间断

记住!像克扣这样的战法,不单单是要求准确性,而且还要扣得有道理,而且必须要有一贯的方法。就是说,该克扣的牌,必须克扣到底,绝不犹豫、松懈。那么,究竟哪种牌应该扣住呢?克扣的先决条件是:在推测出比较准确的结论后,再行克扣。如下图。此例是南家手牌,入听二、五、八条,抓进一张三条,经推测北家入听三、六条。当然三条不能舍出,宁可改三面听为对倒胡,也要留下三条,舍七条。假如对倒无法胡牌,应兜个圈,坚决扣住高度危险牌,暂不听牌,伺机改变牌势,再转入听牌。

重点来了!怎么去掌握克扣的时机?

其实这样的克扣技巧到底次要怎么去抓住最好的时机呢?这是很多玩家常遇到的难题;答案是没有绝对的时机,一种情况是牌局进入中盘,该扣则扣;到了紧迫阶段,应扣必扣;在初盘各家牌散的情况下,克扣作用就不明显。然而,另一种情况则相反,起手配牌不佳,孤张牌占50%以上,如决定不胡牌了,则应步步克扣,丝毫不放。当然,主要是扣住三元牌与有番的风牌,不让别家胡牌大牌。应扣不扣,是麻将入局者之大忌,而常败者总是犯这种毛病。

拚一把!推论接下来状况去做应对

确战中最有趣的地方,就是在舍牌之时,要知道舍出一张牌之后,是否会有人要呢?又或是对方所需要的目的有什么不同呢?是进张还是胡牌?嗯,这就得告着实战经验去看啰!倘若舍出后,别家只是碰牌,而自己的牌倒有胡牌希望,又何必扣住不放呢?

雀战要准确下手!当然也要讲理

准确的下手很重要!雀战中,斩草除根这样的战法是必要的,当然过程中也要适当讲理。而克扣牌就是不错的战法,克扣牌主要是指不让旁家吃、碰、胡牌。克扣牌必须克得准,克得有理;诛张,主要指不让下家吃牌,阻止其手牌向前推进。诛下家讲究诛得紧,但不必到底。克和诛的问题,乃属攻和守的战略。

善用战术特点进行攻防

雀战中的战术都有他的其特点与缺点,而运用方式就取决于你的判断能力。在手牌内尚有其他方面的组合,作单钓胡牌还可以,如果经过吃碰已有十二张牌落地,手上只剩一张牌单钓胡牌,则是一种拙劣的听牌方法。因为这种听牌方法,最容易被旁家猜测到你听什么牌。而且,舍牌余地小,二者必居其一。当抓进一张危险牌后,两张牌必然舍出一张,被旁家胡牌后,悔之晚矣。单钓胡牌有时是迫不得已形成的,牌至此,必须认真对待,旁家认为,你所钓之牌多在么九牌或二、八牌中间,会把这些胡牌希望大的牌卡住不发,而拆打要牌、尤其是尖张,尽量供小胡牌家胡牌。因此,十二张落地后,单钓冷门的尖张,大有出乎意料的胡牌契机。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,单钓胡牌有不足之处,也有其长处,其优势在于单钓换张自如,既可钓熟张,又可钓么九,有时还可以单钓回头张。旁家为避免放炮,舍出之牌以为避你于千里之外,不料爆出冷门的却是你单钓的安全牌,使大家为之愕然。

艰难状况 战术就在于个人

与高手竞争难免会遇到许多的艰难状况,在雀战中也是如此一般。各种类型的听牌都有被牵制克扣的可能,即使是多面听,也有胡不出的可能。从战略上考虑,单钓客风听牌的胡牌成功率最高。如:甲、乙两家均已入听,甲是圈风东风与发财的对倒听,乙是客风南风的单钓听。此时牌池内已经有一张东风,发财是生张,牌池内未见,即甲的待牌还有一张东风与两张发财,共三张。如果其中生张发财在旁家手中有一对,那么,甲听张待牌只剩一张东风,胡牌机会大大缩小。然而,南风作为客风,成刻胡牌后仅得1分,牌池里又出现过一张,甲抓到南风,由于已经听牌,而且听的是有台的牌,肯定不会要。丙、丁两家还没有听牌,抓入南风不打要影响自己进张,必打无疑。所以,钓南风的成功率比较大。在打牌过程中,无论哪级高手,如不能胡牌,好手就徒有虚名。而听张待牌,只有听在绝对安全牌或得分较少的牌上,胡牌率才最高。换句话说,最容易获得胡牌希望的听牌,在所有麻将牌中,只有客风。

根据手牌去作出正确的判断

在雀战老手的眼中,究竟是该攻该守都取决于手牌的情况而定。如对其他三家的打牌习惯、功力及性格不甚了解,通常采取先守后攻的策略,即故纵。头一两盘,他为摸你的底,有时能有胡也不胡,让旁家觉得他牌技普通。在摸清情况后,他再采取攻势,后发制人,争取最后胜利。如果参战的人彼此都很熟悉,他就采取攻势,抢占上风,争取先赢后不输,或者是先赢后小输的办法,算总账他还是赢家。